您现在的位置: 黑龙江作家网 > 新闻动态 > 新闻

集结文学的芬芳 “野草莓”系列丛书春色满园

 来源:杨宁舒

“野草莓”丛书一至四辑

黑龙江中青年作家“野草莓”系列丛书自2012年起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后,以两年一辑、每辑五本的规模和速度扎实推进,这种持续发力受到国内文学评论界的高度好评和读者的广泛关注。

作为黑龙江文学精品工程,“野草莓”丛书已出到第四辑,共计二十本,对本土优秀中青年作家群体的推广产生了巨大作用,特别是邀请到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的评委、国内著名评论家对作家及作品进行“一对一”式评论,还有《文艺报》、《文艺评论》等专业平台和知名网站刊发文章及专题推荐,让我省文学群体得到了全国性的关注,对宣传和推广黑龙江文学起到了事半功倍的作用。

“在黑龙江,有一批实力雄厚的中青年作家默默笔耕,成绩不俗,但对外推介不够,他们的艺术之光无形中被遮蔽了。‘精品意识、扎根和关注现实’正是黑龙江作家的长项,我们做一套中青年作家丛书,是想集中展示中坚力量的创作成果,他们无疑是黑龙江文学的未来。”省作协主席迟子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采撷文学精品 诚邀批评家把脉


“野草莓”丛书题材多样,体裁不同,但都是黑土地生长的庄稼,散发着这片土地特有的气息,苍茫而不失热情,凛冽而满怀朝气。第一辑丛书推出后,按照近些年的出版模式,要进入作品推介流程。迟子建想到约请国内评论界的著名专家,把脉具体作品,富有针对性地撰写评论,指出这些作品的优长和不足。因为对每一位入选作家作品都很熟悉,她开始为他们量身选择批评家。

迟子建说:“第一辑我们收入了王立纯的小说,那时他已过世,出版他的作品,既是对他为龙江文坛所作贡献的肯定,也是对他深切的怀念。我约请李敬泽写书评,当他得知王立纯已不在了,毫不犹豫答应了,写下了令人感动的《劳动与创造者安眠》。首辑还有诗评家张清华评介桑克诗集而做的《狂欢的不是词语,而是生命》,以及我们视为半个东北人的孟繁华先生为何凯旋小说《永无回归之路》和牛玉秋老师为陈力娇的《青花瓷碗》撰写的书评。”

“野草莓”丛书第一辑

著名评论家牛玉秋在评论《青花瓷碗》时说:“陈力娇的中短篇小说的结构上游刃有余,她的小说由于悬念的设置,即使是在一般生活场景的叙述中,也有一种内在的张力,她的小说好读,更耐读,《青花瓷碗》证明陈力娇绝对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作家。”这令陈力娇倍感温暖,她说:“‘野草莓’丛书在全国遍地开放,让黑龙江文学以不朽的姿态立于文坛茂密的森林,这是一次稀有的壮举,也是一次不凡的检阅,汇集了作家心灵纯净的底色,也将作家多年的精神之旅铸造成坚实的里程碑。丛书给作家与作品进行了定位,同时它也不仅仅是定位,而是一次更加庄重的集结和起程,从此黑龙江文学将伴随它的号角,成为标志性建筑横亘于历史的天空。”


整合创作力量  “野草莓”散珠成香


“野草莓”丛书出版后,《文艺报》、《文学报》等专业媒体及时推出了评论,反响不俗。丛书第二辑出版时,依然邀请了国内的评论大家:邀请擅诗懂画的评论家何向阳为同样喜爱绘画的朱珊珊的作品集《寒蝉凄切》做评;邀请著名编辑家崔道怡为葛均义的作品做评;并再次邀请张清华为张曙光的诗歌做评。

王鸿达是大庆作家,多年来辛勤笔耕,在小说创作上成果颇丰。当看到著名评论家、现为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的吴义勤为自己撰写的评论《野百合也有春天》时,他感动地说:“看到文章的名字就非常喜欢,我从小生长在山村,野草莓是我最喜欢的一种果子,而开满山坡的野百合是我最喜欢的花朵之一。当时‘野草莓’丛书收录的是我中短篇小说创作高峰期的作品,吴先生评论说,我的小说善于从普通人的灰色生活中发现亮色,从一地鸡毛中看到真善美,总能在沉重中给读者以温暖和感动,让我倍感亲切,特别是他形容我的作品散发着大山里的气息,让我很感动,他读懂了我这个山里长大的孩子。”

“野草莓”丛书第二辑

第二辑中有位70后作家,他就是在儿童文学界享有盛誉的黑鹤。多次荣获全国奖项的黑鹤,其动物小说独树一帜,海外译本逐年增多。在大兴安岭创建了个人写作营地的他,始终生活在第一线,是个根深叶茂的写作者。复旦大学教授张新颖为他写下了《浩荡风中的气息》,对黑鹤的文学水准赞赏有加。

黑鹤说,“野草莓”丛书选了几篇在我的个人创作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中短篇作品《狼谷炊烟》、《黄昏夜鹰》、《犴》等,书名是《狼獾河》。我的文学创作如果归类,应该是自然文学,但目前中国的文学分类里尚没有这个分类,又因为我的作品中以动物为题材的小说较多,所以在中国就自动把我归为儿童文学作家。我倒是比较喜欢这个归类,毕竟目前成年人读多的太少,但是孩子需要读书,而这样一来,我倒是拥有了广泛的读者。得知张新颖先生为我写评论,我非常意外,因为在我的少年时代就特别喜欢张先生的文学评论,能够得到他的肯定和点评,于我确实是一种莫大的荣耀。我很喜欢“野草莓”丛书这个名字,“丛”本身就有“聚集”和“生长在一起的草木的意思”,“野草莓”符合北方的气质,这套丛书就是以一种整体的形式将目前黑龙江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整合之后呈现在读者面前。


梳理重塑黑龙江文学形象


迟子建说,前两辑的评论不俗,到了第三辑,我们沿袭这种“一对一”的评论方式。袁炳发是位写小小说的高手,梁鸿鹰为之写下《小天地里的静水深流》,可以说是由一个作家的作品,深入到对一种文体的探讨,非常开阔。胡平为孙且小说《在上帝的眼皮底下》撰写评论时,正值他腰椎病发作,我还一再催稿,很是自责。张学昕是从黑土地走出的批评家,他在美国访问期间读了吕天琳作品的电子版,一口气写下《高远、清冽、绮艳的灵魂哨声》,其饱满的情感度,可看出他对这片土地深深的眷恋。而施战军为梁小九的《马戏团的秘密》写下的《猜想梁小九的秘密》,像是对梁小九小说的延伸阅读,对其小说的文体探索给予鼓励的同时,也对这探索的边界,及时做了善意提醒。性情宽厚的贺绍俊老师是个评论多面手,他对小说和散文的批评,皆具深度。所以若楠的《自言自语》和张爱玲的《当爱情上了年纪》,都请他点评。贺绍俊敏锐抓住了这两位女作家散文的“眼”——取材于普通生活,风格上平易近人,因而写出的评论也是温润感人的。

“野草莓”丛书第三辑

原《文艺评论》主编韦健玮说,“野草莓”丛书为黑龙江中青年作家搭建了一个广阔的平台,从中挑选的都是我省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有些人已经是某一创作领域的领军人物,所选的作品质量上乘,这样有规模有组织地集结出版,堪称我省文学事业上的一个大手笔。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个长期的工程,要持续地做下去,而不是一时兴起,我感觉非常不易,它对整个黑龙江文学群体的鼓舞和照耀都是源源不绝的。

省社科院研究员喻权中说,过去,黑龙江作家一直处于散兵游勇单打独斗的状况,黑龙江文学又处于“青黄不接”时期,因为高峰与高峰之间总要有低谷,如何在此情况下保留“文学火种”,以便在不远的将来达到星火燎原之势,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可以说,《野草莓》丛书不仅为我们保留了“火种”,更百分之百地激发了实力派作家的创作热情和个人才能,同时又让个人创作在集体中得到一个有效的认同。特别是“野草莓”丛书从第一辑开始,就邀请全国知名评论家点评作品,这样做有几点好处:一是评论家不仅指出作者的长处,也会指出不足,对其今后的创作大有帮助;二是相当于重塑了黑龙江文学的一个整体形象;三是让全国文坛对黑龙江文学有一个重新的认识。这个工程持之以恒做下去,我们有理由期待,黑龙江文学会再次出现一个辉煌局面。


打造优秀地域文学品牌


第四辑“野草莓”丛书出版不久,评论家潘凯雄为薛喜君的小说集《李二的奔走》写下了独具慧眼的《普通的就是普遍的》;评论家敬文东为冯晏诗集所写的《照亮文字里的骨头》,如诗如画:“冯晏以词语的光束作为诗的指尖,轻轻触碰着世界万物”;评论家张清华为包临轩诗集《蓝钟花》撰写的《惊叹号跳出了最后的灰烬》:“我无法不吃惊这种转换,一个如此偶然的事件被赋予了非同寻常的意义。这是对于生活的理解,以及对生命与生存之困的深切体悟的结果。我确信古往今来,这是一首无有先例的诗,也是一个标准的‘现代性遭际’,他的处置让我不能不喝彩”。

冯晏说:“省作协邀请的都是国内最优秀的文学评论家,文学评论除了对作品进行艺术分析、解读、深挖其作品的思想内涵,同时更重要的是根据文本,可以对当下文学创作的方法和观念,提出具有一定引导价值的新的观点。好的评论家所阐述的思想是可以在艺术上引领文学创作向前推进的。比如哲学家海德格尔、诗人艾略特等,他们的理论思想几乎对全世界的诗人、作家都起到过指点迷津的作用。”

“野草莓”丛书第四辑

省社科院研究员郭淑梅说,近年来,省作协有步骤有计划地推出了系列作家书系,其中重头戏是“野草莓”丛书,以一批中青年实力派作家为核心力量,倾力打造我省优秀地域文学品牌。在3000多名省作协会员中,在23个团体会员中,这些中青年作家、诗人是佼佼者,他们分布在基层各个领域,怀着对文学的赤子之心,书写伟大时代,讴歌黑土地,力图走出创新之路。“野草莓”丛书关注了“中青年作家需要更高平台的历练”这一制约瓶颈,为其创造了展示平台,是黑龙江文坛的一大幸事。丛书的出版是黑龙江作家的集体亮相,对于当代文坛也是引人注目的一股力量不小的冲击波。

迟子建说,得益于首届萧红文学奖,黑龙江省作协与人民文学出版社联合打造的“野草莓”丛书,坚持了八年,已出版二十部作品。我多么希望有更多的批评家能够持续地、自觉地关注这些默默的耕耘者,因为他们是北疆的文学拓荒者,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文学的戍边者和守卫者。一个地方的历史,如果没有文学的历史,这样的历史就会缺乏温度和色彩。文学可以打通历史的幽闭之门,呈现一个地方文化的厚重、艺术的妖娆,使历史变得鲜活、具体、有情。

“野草莓”丛书刚推出时,主编迟子建在总序中写下了对青年作家的期许:“如果你走到户外,抬头仰望,发现夜空中只有一颗星星,你一定以为世界末日到了。我喜欢繁星满天!我希望黑龙江的文学星空繁星满天!”而将黑龙江山野之间常见的“野草莓”冠之以丛书名,也蕴含了迟子建对文学志趣的理解,她说:“就像伯格曼拍摄的电影《野草莓》中那个回母校路上接受荣誉学位的老者,对自己青春岁月的苍凉追忆,饱含着爱与悔恨。而回忆与救赎,不正是文学之旅的明月与清风吗?”



评论家说“野草莓”(选摘)


李敬泽说


王立纯《太阳从背后升起》      


但王立纯的确有他独特之处。他的自我表述未能超出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话语范围,但在写作时,他其实另有来源:民间、东北的、黑土地的表意和语言传统。那真是狂欢式的表达,无分寸、无规矩,众生平等,齐物而观之。在《太阳从背后升起》这样的小说中,尽管作者对命途多舛的知识分子天才深致叹惋,但是,那位“天才”深陷其中的泥沼——那常常被述说为温暖的,其实也是残酷的民间底层,在王立纯的笔下,却显得生气勃勃,野趣横生。


贺绍俊说      


徐岩《在乌鲁布铁》            


当然对于作家而言,并不在于他写的是朋友还是敌人。我以为最为难得的是,徐岩为我们提供了不一样的写作姿态。我把他的这种写作姿态称之为朋友的姿态。他是以朋友的姿态来书写他的朋友们的。

徐岩和他的朋友们共同营造了一个充满生机的小说世界,这个小说世界会使喜爱它的读者增添生活的勇气。


孟繁华说


何凯旋《永无回归之路》       

    

读何凯旋的小说,扑面而来的印象是他对人性冷漠与荒寒的揭示和批判。

这种批判性一直贯穿在何凯旋的小说创作中,一方面是他对人性的冷漠荒寒的揭示,一方面是对虚假生活的深切痛恶。这就是何凯旋小说最值得我们珍视的方面。


张清华说            


桑克《冬天的早班飞机》       


理解和界定桑克,对一般读者来说确乎有某种困难,因为他的语言系统中充满了多义和反讽,当他说自己不喜欢或不擅长反讽的时候,可能就是一种反讽。所以他的语义需要经过小心的辨识,而他思想和经验的狂欢,也同样源自这样一种悖谬的、欲擒故纵的、欲扬先抑的、似轻实重或者相反的修辞与表达。这使他得以穿行和“穿越”于言说之上,成为一个更高级和更出色的言说者,一个词语的艺术家,而不止是一个忙乱的单向而自恋的表达者。


牛玉秋说        


陈力娇《青花瓷碗》           


陈力娇在早是以小小说立足文坛的。小小说由于体裁限制,要求必须情节紧凑、悬念有趣。这种基本功的训练使得陈力娇在中短篇小说的结构上游刃有余。她的小说由于悬念的设置,即使是在一般生活场景的叙述中,也有一种内在的张力。


吴义勤说        


王鸿达《城市和鱼》           


王鸿达的小说叙事也极本色、朴实,他追求的是生活流的叙事,表面上平铺直叙,没有大开大阖的戏剧性情节,而是紧扣着人物的生存状态和心理状态展开叙事,人物的命运逻辑与性格逻辑相结合,没有煽情性的主观抒情与议论,也没有外在的批判与控诉,而是把情绪不动声色地控制在人性的张力和思想的张力背后,有思想但不外露,有情感但不张扬,有批判但不夸张,平凡中见奇崛,冷静中见反讽,沉默中见冲突,显示了作家极强的叙事控制和结构驾驭能力。


张新颖说    


黑鹤《狼獾河》


这个世界是蒙古族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带来的,他的作品集《狼獾河》写森林和草原的动物,写放牧和狩猎的人,这些生命处于丛林荒野和人化的土地之间,这样的生存空间和生存方式——不论对于动物,还是人——早就开始了日渐消亡的过程,难以逆转,但黑鹤的作品并不给人以挽歌式的末路哀凄之感,反倒是呈现出虽然严酷,却生气鼓荡、生命庄严的景象。


何向阳说        


朱珊珊《寒蝉凄切》


毋庸讳言,我很欣赏这样一种素描的写法,这种素描式写作的优长在于,它客观呈现了物与人的状态,而规避了女性写作的过于主观激烈的创作风格。在《沸腾的生活》中,这种写作得到了更加娴熟地运用,三段速写,描摹出了三种场景与意绪。也正是在这一点,朱珊珊找到了她独有的绘画式的言说。


崔道怡说          


葛均义《最后的狩猎》


凝缩悲悯的小说,分量尤其沉重,既不可以仓促地看,也不是只看一遍就可以丢过的。凝缩万紫千红生活内容和千言万语叙事过程的小说,更经得起咀嚼品味、反复吟哦。这部书便犹如一串珍珠,值得细致地观赏,从容地揣摩。那里有葛均义涔涔的汗水和泪水,有他用“好文字”谱写的陈年旧地之艰辛。


张清华说          


张曙光《闹鬼的房子》


聪明的诗人更知道问题的根本在于“如何让过去产生意义”,更知道让其生命经验与理解中那些要命的东西,如何在平静的叙述中更清晰地浮现出来。所谓庾信文章老更成,或许是深入中年之后的彻悟,我在他的诗中读到了更多老博尔赫斯式的思辨,那种含而不露的透辟与精警,以及那种问而不答的自明与洞悉。


梁鸿鹰说              


袁炳发《隐蔽在河流深处》


我们读着袁炳发这些题材多样、精短干练而主题集中的小说,会发现这些小说是静的,语言不嘈杂、情节不燥乱,这种静的里面透露的是生活的底气,是生活本身的节奏让作家感到要格外小心地安排自己的笔触,“好多好看的故事并不是开始的时候就发生的”,他不急于交代故事的结局,他让人物在安安静静的日子里,任凭“时间像风一样奔跑着”,凭着生活的逻辑,引来不可避免的结论。


胡平说                


孙且《在上帝的眼皮底下》


孙且的秘密在于,他写城市,亦如乡土作家写乡村一样,永远怀有同情和温情,这使他作品的批判性主题也被表现得醇厚而富于感染力,因为他生长于哈尔滨,爱哈尔滨,也爱哈尔滨人,他的成功部分源于他的出身。


张学昕说        


吕天琳《肆意妖娆》


也许,正是在这些看似平常,毫无特别之处的日常生活中,吕天琳发现了我们的民众在当下的种种问题和精神困扰,感知到这种精神、灵魂荒原地带的令人恐惧。伴随着对这些司空见惯的问题的深入探察,我们看到了许多触目惊心的灵魂的真相。毫不夸张地讲,吕天琳的这些表达,在当下,对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建设以及高尚和美好,是不可或缺的,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成为一个作家的担当和使命。于是,吕天琳深情地发出了自己内心和灵魂的哨声。


贺绍俊说      


若楠《自言自语》


若楠书写普通的生活,但这并非意味着她的审美和认识也是普通的。事实上,在她的散文中随处可见智慧之光的闪耀。比如像前面提到的,她把那些职业优越感的人称为被职业异化了的人。异化这个词用得太精彩了,若楠很随意地将这个很玄奥的哲学词语拉到很生活化的文字里,这显示出她的知识涵养,也体现出她的精神境界。虽然这本书不是一本高深大论的书,但她对“普通”的审美化处置,分明把“普通”提升到哲学的层面,然而这一切都是通过日常生活化的语言表达出来的,这样的举重若轻,难道不是一种写作的功力吗?


施战军说            


梁小九《马戏团的秘密》


与三十年前的中国先锋小说的鲜明区别在于,它既不脱离人物,也不舍弃时代,不管怎样被环境驱使和修改,试图获取原本意义的努力从未消歇,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小说是今日的先锋精神的叙述样本——谁异化谁,是已经分不清了的具体性,只能去正视当今这个由无数的数字为基本说辞的情境,而尽量丰繁地表述出中国式的成长体验与城乡世相。


张清华说      


包临轩《蓝钟花》


因此我所感兴趣的,是作者在日常性中巡猎或发现诗意的意识与能力,比如他在“暴雨之夜”里看到了“破败的窗棂”与“人心的战栗”,“城市的骨架”像“耸立的危崖”(《暴雨之夜》),他从一幅穿过闹市的油画中看到了那个“征衣褴褛”“坚守着山头”的老兵,而他护送着老画家的画出城,则“像护送一名伤员,穿越消费阵地上的封锁线,到后方去”(《褴褛的坚守》)……这些句子并非只是一些别致的意象,它们其实所代表的是作者的观察角度,甚至世界观。其中我们除了要吃惊于他对表象的敏感,更要钦佩他对人心与世道的洞察,对于意义或本相的发现。


贺绍俊说             


艾苓《当爱情上了年纪》


初读艾苓的散文,发现这是特别平易近人的散文。奇崛、瑰丽、惊艳、婉约,等等,所有这类表现散文鲜明风格的词语放置在艾苓散文上面都不合适,但这丝毫不会贬低艾苓散文的美好之处。我以为艾苓散文的美好之处用“平易近人”一个词来形容便足够了。平易近人首先是一种写作姿态。艾苓就是以一位普通人的身份在书写,她是写给普通人看的,因此她的叙述就像是与自己最熟悉的亲人和朋友,或者与自己的学生、同事和邻居,在很随意很坦诚地聊天诉说,聊天诉说的多半是家事、日常事。


何平说                


刘浪《去可可西里吃大餐》


但恰恰可以肯定的是刘浪是一个现代小说意义上的小说家,从小说修辞学上判断,刘浪和先锋小说有着深刻的亲缘关系,而一个现代小说意义上的作家却如此专注重复、巧合、反常和极端等等这些“旧小说做法”,某种程度上并不是旧瓶装新酒式的赋予新意,而是刻意强调造成“被关注”。


敬文东说            


冯宴《碰到物体上的光》


冯晏的诗集《碰到物体上的光》所呈现的,便是光从物理到诗学的升华:她的诗穿过日常生活的透镜,折射繁复而纯粹的词语光束。她用冷静却具有诱惑力的声调,唤醒流动的时间、打开延展的空间,逃离密不透光的身体与重重迷雾。这些看似刻意的表达在其诗歌呼吸吐纳间毫无雕饰;她的声音如同“碰到物体上的光,一刹那,/一刹那从无到有,或反过来。”

  

潘凯雄说          


薛喜君《李二的奔走》          


与其说薛喜君在反映我们社会“底层”“普通人”的生活艰难时充满着“悲悯”的情怀,倒不如说她的写作十分接地气,始终努力在用一种发现的眼光捕捉现实生活中的繁富与本真,因而作者投入的情感不仅只是限于悲悯,同时还有沉静与博爱、批判与赞美。这同样得益于作者始终立足于坚实的生活沃土深耕细作的结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