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黑龙江作家网 > 评论争鸣

当代文学批评要有人文精神担当

2017年11月10日14:18 来源:解放日报 杨剑龙

导读: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是文学发展的两个轮子,在两轮的配合与互动中推进文学发展。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中,我们却常常发现,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呈现出不相协调甚至相互错位的现象。这既与文学“走向市场化”相关,更与文学批评缺乏人文精神相连。

解决不好“以何为重”,文学批评便依然存在认识误区

一些人常常回望20世纪80年代的文坛,这固然与我们走出困顿以后百废俱兴有关,也与在反思中追求人文精神相连。上世纪80年代文学承担着反思历史、追求改革、文化寻根等重大历史使命,提倡让文学创作成为时代发展与嬗变的风向标和记录器,让文学批评成为推荐佳作精品、导引创作潮流的重要途径,形成文学创作与文学批评双向互动的趋势。之后的90年代,随着商业化、市场化步子的加大,文学潮流与市场运作加强了联系,大众文化的流行,加剧了文学创作的世俗化、庸俗化,文学批评在市场化运作中竭尽全力,并以“新”与“后”的命名,构成了文学批评与商业运作的“合谋”。由批评家命名文学刊物并举旗的方式,成为刊物生存的策略,批评家们推波助澜,催生了文学创作的新状态。

进入新世纪,在经济迅速发展的进程中,中国社会沿着上世纪90年代市场化大众化的步履前行,在倡导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背景中,文学创作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举行后,注重文艺创作的核心价值观、警惕文艺创作过度商业化,成为批评家与文学家关注的热点与焦点。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中,文学作为“文化产品”已经获得了不言而喻的认同,文学如何反映民族精神和时代脉搏,成为众多作家批评家共同需要面对的课题。然而,在过于追求市场效益、迎合受众认同仍然成为一些作家与批评家的追求时,中国当代文学批评中依然出现了一些反人文精神的倾向,这主要呈现在如下几方面。

以市场效应为重,忽略文学批评的人文内涵。文学固然是一种文化商品,固然需要依靠读者和市场,但是作为精神产品的文学,应该注重其人文内涵,弘扬真善美,批判假恶丑;张扬正气,针砭歪风;寓教于乐,融教于趣。在以市场效应为重的倾向中,一些品位低下、格调粗俗的文学作品应运而生,以欲望的宣泄、隐私的暴露、低俗的情节诱惑读者;在某些出版机构和报刊媒体的共谋中,批评家在某些利益的权衡下为一些作品说尽好话,误导市场与读者,他们在缺乏人文内涵的批评话语中,成为某些作品的广告商与推销人。

以各类评奖为重,忽略文学批评的审美内涵。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背景下,各地政府都加强了文化产品的生产,“五个一工程”、文华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国家级奖项的评审,对于地方政府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在筹划与推荐文学作品参选的过程中,某些“权重”者具有一锤定音的话语权,一些被聘请专家则看眼色凭关系行事,往往忽略文学批评的审美内涵,这也导致了个别主题先行的作品、艺术表现力存在明显缺失的作品得到器重,有见解有思想有审美高度的一些好作品则未被发掘出来。

以作家地位为重,忽略文学批评的实事求是。在当代文学批评中,往往有文学研究畸重畸轻的现象,重要的作家作品得到重视,而新成长的作家被忽视。在诸多重要作家作品的研讨中,往往溢美之词多、批评话语少,作家的地位决定了研究论题、研讨会议的重要性,在研究过程中缺乏实事求是的态度,不能好处说好、孬处说孬,往往将研讨会变异为褒奖会,将学术研究变异为文学奖掖。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申报的相关研究项目蜂拥而至; 一些名家长篇小说每出版一部,叫好者赞颂者络绎不绝。文学批评异化为文学吹捧,文学研讨异化为文学推崇。

以文学圈子为重,忽略文学批评的规范准则。在忽视或略过文学批评人文精神的过程中,“广告批评”“友情批评”让文学批评的规范和准则变异了。在当代文学批评的现实中,往往看到文学批评形成的某种圈子。作家与批评家过于亲昵的关系,使批评圈子化,文学批评的规范与准则则被忽略,以至于文学评奖、文学研讨、文学研究都拘泥于小圈子之中,没有进入圈子的被忽视,进入圈子的受重视,严重影响了文学批评的发展。

守护文学创作舆论场,须大力强调文学批评的人文担当

文学批评是文学创作的舆论场,文学创作是文学批评的滋生地。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必须注重人文精神的渗透,文学创作既可能是具有一定商品属性的文化产品,更应该首先定位于影响人、造就人的精神产品;文学作品既有娱乐作用,也有教育、启悟和开化作用。人文精神是一种以人为本、尊重人关怀人的价值体系,对于人的价值的追求、对于理想世界的探索、对于自我的不断完善等,构成了人文精神的主要方面。在开展中国当代文学批评过程中,必须注重文学批评的人文精神。笔者以为,批评界大致需要重视四方面的工作。

首先,应该大力强调文学批评的人文担当。文学批评的人文精神应该贯注文学批评的始终,用以人为本的精神观照文学现象与文学创作,以对人的价值追求、理想探索、自我完善的角度评价文学创作,既关注文学创作的市场效益,又反对文学创作的唯市场论;既注重文本的人文内涵,又关注文学的审美价值。让文学批评成为文学创作的风向标,让文学批评成为读者的指路牌,在人文精神的烛照下,承担起文学批评家的责任。

其次,应该强调文学批评家独立的品格。文学创作必须体现作家的独特品格,文学批评同样如此,批评家不能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尤其不能成为金钱与权势的御用者和传声者,而应该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人文精神,以执着的批评意识,对待文学现象、文学作品。对于所研究的对象进行条分缕析深入肯綮的分析研究,不看作家的地位高下,不看权势者的眼色行事,而以敏锐的眼光、开阔的视野、深入的探究,道出对于研究对象独到的评说。

再者,应该强调文学批评的科学精神。作为一种学术研究,文学批评具有一定的科学性,这种科学性不仅在于批评家对于作家作品客观的分析评说,还需要掌握一定的科学研究理论与研究方法,在文学史发展脉络中,在作家创作的历史轨迹中,分析作家作品具有新的贡献与特点。文学批评切忌熊瞎子掰苞米,顺手掰来随口胡说,甚至前言不搭后语,甚至昨天棒杀、今日吹捧。文学批评应该是一种具有科学性逻辑性的研究,在熟悉文学发展史、文学研究理论与方法的基础上,让文学批评成为一种严谨的科学。

最后,应该强调文学批评的规范准则。文学批评应该反对小圈子,强调全球眼光和意识,强调对各层级创作的全面观照和覆盖,文学批评家应该超越地域、国度,在世界文学发展的背景中,分析研究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研究中国当代作家与作品。多年来,我们已经形成了文学批评的基本规范和准则,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引进了国外的文学理论与研究方法,文学研究已经形成了多元化的境界。文学批评家应该保持与作家的距离,从而以比较客观冷静的姿态开展研究,拒绝文学批评中的广告批评、友情批评,在人文精神的推崇中,将当代文学批评推进至新的境界。

中国是一个文学大国,中国有着悠久的文学发展历史,中国的文学批评也有着丰富的传统。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中,应该努力继承中国文学批评的传统,借鉴国外文学批评的经验,在弘扬文学批评的人文精神中,真正促进中国当代文学的繁荣与发展。

(作者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