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黑龙江作家网 > 评论争鸣

首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6)暨长篇小说高峰论坛

时  间:2017年1月6日 上午9时
地  点: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大楼
主办单位: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
主  旨:
  为了展现长篇小说创作实绩和风貌,引导、推动长篇小说创作,《长篇小说选刊》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全国唯一一家遴选优秀长篇佳作的文学刊物,特举办首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6)暨长篇小说高峰论坛,研究创作问题,推选年度佳作。

 

  • [付秀莹(主持人)]:今天很高兴举办《长篇小说选刊》首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长篇小说高峰论坛,特别感谢到场的嘉宾,现在先请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出版集团书记何建明讲话,大家欢迎。[09:43]
  • [何建明]:这个是长篇小说选刊第一次搞年度金榜,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因为这几年长篇小说的创作以及长篇小说的评论在社会上应该是一个文学界初期的内容,特别是长篇小说选刊提出这个要进行年度评选,一直受到关注,很多媒体、杂志、期刊都在进行这样的操作,比如说《当代》,包括一些评论家,比如白烨老师做了很多关于去年长篇小说的梳理。另外长篇小说选刊是作家协会办的一个、也是唯一的长篇选刊,所以站的高度应该比其他的刊物相对来说更宽一点,更高一点,做这一件事非常的有意义。[09:47]
  • [何建明]:中国的文学这几年来还是很热闹,特别是这次代表大会习近平讲话后,大家对文学关注度越来越高了,长篇小说是一个重要的文学文体,作家协会来关注长篇小说,长篇小说选刊举办的评选活动也对作家协会的工作带来一些非常有利的参考。既然搞了这个活动,我们要把他长期坚持下去,在我们这些评委当中尽量不换、少换,保持权威性,这个也是我们评选的方式,我的建议是这样。以后还要请作者参与到当中,使活动更加丰富。感谢大家对中国作家出版集团长篇小说选刊的支持,谢谢![09:53]
  • [付秀莹(主持人)]:感谢何主席的大力支持,下面请评委进行评议,每位评委三到五分钟,先请雷达老师。[10:09]
  • [雷达]:这么多的排行榜,我就是希望不一样,就是显示一种多样性。另外一个就是增加他的客观性。这次排行榜采取的方式也很好,先初选,范围也好,漫无边际是不行的。[10:12]
  • [雷达]:我大致看了以后,这几个印象还是比较深的,贾平凹的《极花》,张炜的《独药师》,他写的倔强的心灵,我觉得他写人性的语言强一点,和他以前的家族接壤。还有刘继明《人境》,这个是写城乡史的,是理想和思想的东西结合。赵兰振的我也看了,他也是写现代乡愁的,他写的乡愁感情写法很有特点。[10:14]
  • [雷达]:《望春风》历史的东西稍微薄弱一些,但是主题很好。王安忆的《匿名》比较难读。《去年天气旧亭台》是由九个故事组成的,还是很有潜力的。张悦然的《茧》我还是比较看好的,一个80后作家,强调了一种创伤感,有他的特点,烨有他驾驭不到的地方,但是本身还是非常值得我们注意的。其他的就是人气方面比较好一点的,都各有特色。我就简单说这些,我再好好考虑一下。[10:16]
  • [白烨]:整体来看长篇小说的一部分,是什么部分,纯写作还有严肃写作,还有大量是属于市场化类似的写作。我以前做研究报告的时候,前面有一个长篇小说的梗概,可以弄一个排行榜,现在换了一个叫做研究所图书销售跟踪排行。后来我发现这两个排行榜互相之间不但不能够互相说明,甚至是更多的反复,事实上长篇小说现在是两个路,市场上走的是另外一路,我们这评的说的是另外一个路。我们现在谈的不是长篇小说的全部,我认为属于写作比较好的,要不了2000部,应该是1000多部,维持在这样的水平上。我觉得长篇小说总体是这样的状况,市场的力量和网络的力量是巨大的,我们怎么吆喝都不会被那些书淹没。[10:19]
  • [何建明]:我插一句,还有一个网络所谓的长篇小说。[10:20]
  • [白烨]:对,所以说现在总的情况是,我们这边怎么做的都是应该的,因为你这边不有所行动那边就想不出来,这是个必须的责任。所以说这个榜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思维、我们的想法把他做好。我大概我先说一下我推作品的原则,首先我可能更注重现实性的题材,我认为难度比较大,而且更挑战作家阅读生活阅读社会的能力,更愿意选这样的题材进行评选。[10:20]
  • [白烨]:我还是希望长篇小说相对好看一些,因为我觉得长篇小说其实是面对的是比中篇短篇等广大的一面,那在这个著作群里面长篇小说如果不好看的话很难有广泛的传播,所以我一般是秉持这两个事情,我不太喜欢过于玄幻的,有些长篇如果说探索的度把握不好,其实是给大家添堵。[10:21]
  • [白烨]:所以我喜欢贾平凹的《极花》,他写的这个人到了家里面以后,事实上他变成一个倾听者,他对这个家怎么付出的,通过这个视角摆出了很多农村生活当中很好的问题。然后我愿意推荐格非的《望春风》,我觉得这个极其细腻,是有理念性的,而且理念性很强。还有方方的《软埋》,他是通过历史性故事以及问题写了过去对人的伤害,实际者上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还有一个是吕新的《下弦月》,这个是很成熟的作品。本来我想推《陌上》,无论是自己还是对长篇小说都有很重要的收获,写法确实比较特别,就是没有一个贯穿性的人物,还有陈河,他这个难度比较大,他是甲骨专家,甲骨文从题材来讲是没有人敢碰没有人敢写。[10:21]
  • [贺绍俊]:这15部作品还是比较有份量的,我想应该还是要把一些好看的小说推给读者,能够和读者建立一个更好的联系,但是我觉得长篇小说年度金榜应该体现长篇小说发展的方向,所以说有时候也得考虑这么一点,它在文学上的确是有高端的价值,这二者可能会有矛盾,就是他的可读性,所以我想在选择的时候在这两方面怎么兼顾一下,从这个角度来看,发现这15部作品里面那种鲜活性、实验性的作品还有一些,这是我的主要考虑因素。[10:27]
  • [贺绍俊]:比如王安忆的《匿名》,这个最普遍的感受就是难读,但是实验性是非常强的,而且实验性的价值非常大,完全就是用另外一种文学理念来进行写作,我把这种理念概括为试图用形象来阐释世界,她改变了过去的一个文学理念,整个小说实际上是在用形象描述世界,然后来阐释世界,当然你不能说做的非常好,但是他是非常有意义的,又的确是太难读了,所以说我舍弃了。我选了另外一个鲜活的小说,吕新的《下弦月》,这个的确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一个作品,一方面吕新作为80年代的先锋作家他一直默默的坚持先锋性,而且是很有成绩的,《下弦月》是吕新非常成功的作品,就他个人来说,我特别看重的一点就是,首先是从他的先锋写作这个角度来看,他把这种意向发挥到极致,先锋写作和现实写作的区别,写实是用形象来说话的,跟现实的形象直接放到一起,先锋写作他基本上是靠意向靠个人体验转化为一种文学意向,他的意向发挥到极致。[10:29]
  • [贺绍俊]:第二个从他的思想深度来说,这个作品他其实是写文革的,但是他又不放弃,我觉得他写文革写的很深刻的地方就是他写了那种文革时代的恐惧感,就是日常化,完全是他自己的那种个人体验,而且他的这种个人体验可以说是贯穿在他的写作当中,在这个《下弦月》得到最集中的表现,从思想深度来说我觉得这个《下弦月》是值得肯定的,所以说我肯定会选他。[10:31]
  • [贺绍俊]:张炜的《独药师》我觉得是不错的,也是他在创作当中一个突破性的写作,他从养生的角度反思革命历史,我觉得恰好是他对养生忽然有了一种飞跃式的一步,养生其实他是在追求生命的延续,追求那种生命力的旺盛,但是他发现,革命是要解决社会问题,要使社会获得新生,但是他感觉到革命过于激烈的时候恰好和他的本意会相冲突,所以他觉得革命要真正使社会获得新生,应该像养生一样追求生命力的旺盛,就是他在这之间,我觉得一个作家突然对革命历史的反思有了一个突破,我觉得这个是很值得推送的一个作品。[10:32]
  • [贺绍俊]:还有贾平凹的《极花》,贾平凹每年都有一个长篇,《极花》应该是这几年特别好的作品,这个作品我特别看中就是他对现实的思考和那种复杂性,一个作家的文学情怀和这种社会公共伦理的复杂关系,在他的作品里面表现的非常充分,他写了一个拐卖妇女的事情,这个拐卖妇女实际上是受到社会公共舆论特别关注的问题,他不是顺着这个社会公共理论的固定的思路去写拐卖妇女,甚至可以说他在挑战固定的社会舆论,他怎么把这个作家的文学情怀人文情怀贯注到里面去,非常的不容易。
    [10:33]
  • [贺绍俊]:然后是格非的《望春风》,他以今天这样知识分子的角度来思考乡村的问题。还有张悦然的《茧》,可以看作完全是彻底的从那种青春文学的路子里面走出来的,是一个跨越式的写作。[10:33]
  • [贺绍俊]:还有我觉得很不错的像方方的《软埋》,《软埋》这个作品比较尖锐,写历史,但是我感觉把握的还是比较好的,写土改运动,他实际上是并不像有些作品来做评判一样,其实她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思考一个乡绅文化的问题,虽然这种革命显然是要推翻那个旧制度,乡绅文化是在旧制度中间,但是这种文化本身如何延续下来,是一个非常值得反思的问题。我觉得其实《软埋》是什么,《软埋》的是乡绅文化,随着这个旧制度被推翻,依附在这个制度上的文化也丧失了他应有的地位,但是这种文化的内涵怎么延伸下来,这个对革命来说是一个新课题。所以说她不仅仅是写过去的土改运动,他还写了今天年轻人怎么去回望怎么去探寻长辈经历的事情,说明我们整个社会对待乡绅文化的软埋带来这样的后果,是很值得研究很值得探讨的一个作品。我说的已经超过五部了,所以我是在犹豫不决,包括陈河的《甲骨时光》也是很不错的,还是很值得关注的海外华裔作家,我就说这些。[10:34]
  • [粱鸿鹰]:好的作品大家都已经谈到了,今年长篇小说我认为重大的特点是现实题材占了很大的比例,大家都可以看出来这些现实题材在当前的创作当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另外就是农村题材,这两个结合起来是非常好的。《极花》的作家一直保持了茂盛的精神状态,他每部作品都写了生活的底蕴,在艺术表达上又有想法,特别是他面对社会尖锐复杂矛盾的时候,意识上有很强的提升和概括,第二个题材我认为是写故乡,写故乡、时光这种东西很有表现的意义,我认为格非的《望春风》非常的不错,写到了以前的那段历史,还有父子之间的关系,另外这个作品还有一个好处,他的作品有思想性,他把这样的构架都体现出来了,使这个作品有非常好的代入感。[10:39]
  • [粱鸿鹰]:第三个就是《独药师》,我觉得这个里面整个和诗人的气质非常符合,张炜现在的作品越来越沉稳,发力越来越匀,他的诗性越来越强,他的写作还是值得期待的,他的力量、他的思想成熟程度已经在当代作家当中还是非常好的。[10:42]
  • [粱鸿鹰]:第四个就是海外的这些作家,一个是张翎,一个是陈河,他们两个都是在加拿大,这两个作家写作能力非常强,他们的出现不是说一下子,而是这些年以来踏踏实实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比较看重的是《流年物语》,他写了我们对于时光的流逝,对于岁月的无情,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这个作品他搭了非常好的结构和非常好的想法,把物件和观察到的人物给交相呼应来写,写了半个世纪以来的变迁,很多年来命运的沉浮。[10:42]
  • [粱鸿鹰]:第五个就是大家都讲的吕新,他的作品我看了很多,但是他写的同类的作品我比较了一下,我认为《下弦月》质地还是非常好的,就是虽然说他是用先锋派的方法来写的,但是我认为对于小说来说,对于我们读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细节的问题,吕新了解细节的问题,他反应出作家驾驭的能力,也从这个里面可以体验到浓浓的田野派,对他性格的把控是非常的好的。[10:42]
  • [粱鸿鹰]:我主推这五部,其他的实际上有些作品我没有看到,比如说张忌的《出家》,张悦然的《茧》,我就不太好讲,还有赵兰振的《夜长梦多》,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中国长篇小说当中最拿手的东西还是写乡村,写城市的人物永远写不过乡村,这个可能与我们现在农村的文化有关系,即使在城市出身他也有家乡的情怀,比如说像《同和里》、《极花》、《独药师》。另外我还想说一下,《匿名》这个作品虽然非常难读,但是作家表现出来的对自己陌生的题材去挖掘的勇气,还有对世界的好奇心我认为也是很值得推举的。昨天我看到她和陈思和的对谈,讲现实题材的问题,我觉得作为一个城市作家她看待艺术看待写作看待长篇小说,永远有一种很自信很有底蕴的状态,我觉得这个在我们当代还是非常好的,在这个格局当中她还是有非常重要的存在,限于篇幅和时间我就说这些。[10:43]
  • [何向阳]:我觉得今天做这个事情特别好,通过长篇小说年度金榜,首先是站在杂志的角度,另外也是长篇小说创作的角度,在这个平台上引领长篇的创作,起到了一个引导的作用。15部选5部出来,对2016年是一个总结,对2017年也是一个开始,我从这15部里面谈一谈我的阅读感受和比较潜在的想法。[10:48]
  • [何向阳]:王安忆的《匿名》跟大家的想法是一致的,她写了不好写的题材,大家都不会碰,围绕着这个事件、人性种种的展开,还是采取了细致的写法,在写作当中不断的设障、不断的突围,但是突围不是强有力的突围,是细细密密的,带有很大的实验性,在向内的挖掘方面是比较深刻的,王安忆的《匿名》是写现实的、也是写人性的。[10:50]
  • [何向阳]:贾平凹的《极花》确实是力度很强,我跟各位的老师看法也差不多,就是写了当代乡村,他有往外拓的雄心,在这个写作当中其实已经呈现了这样的一个东西,他不只是说一个点,《极花》确实是好作家的高水准。[10:51]
  • [何向阳]:张炜的《独药师》是写历史的,他处理的方法跟以前不同,他从家族的角度来写这个家,是写其中一个少年的,就是他的这种心绪,从养生的角度,一开始写的特别的慢,然后一下子到最后他用了那种结构,把一些事件等于虚实相间的事件,通过三角形的方式把他的条理拉出来进行梳理,我觉得他处理的方法还是有一定的突破,刚才也说到了,就是养生和革命之间非常复杂的关系,有他的开拓性。[10:52]
  • [何向阳]:叶广芩的《去年天气旧亭台》,我觉得是写城市的,还是有一定的意义。还有《夜长梦多》、《下弦月》都写了乡村,但都是回溯的一种写法。格非的《望春风》也是那个年代,就是格非小时候他的乡村是什么样的,乡村人物,那些男人女人,包括父亲式的那些形象,我觉得都有很精彩的一些片断,吕新是个人成长史体验,在大的环境下,我们可能都经历了这些东西,所以我看赵兰振和吕新作品,有自己的体验在里面,因为他们那些年代基本上就是六七十年代,正是我们童年少年这样懵懂的时期,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很亲近的。另外《茧》、《甲骨时光》、《人境》都各有特色,我就说这些。[10:53]
  • [黄宾堂]:做金榜这个排行我觉得长篇小说选刊应该是得天独厚的。我选五部,第一个贾平凹的《极花》,《极花》的故事很有意思,就是一个被拐卖,然后又被救了,然后又回到原来被拐卖的这个地方,他把这个空间打开了,在这个过程中,他触及到了一个城乡断裂的问题,就像他自己说的城市的肥大和乡村的凋敝,这种是非常无情的,也是不可逆转的现实,这种情况下善和恶的判断他不是那么纯正了,就等于实际上拐卖妇女是一种恶,但是如果你不拐卖妇女,农村的光棍汉子就没有媳妇,然后农村里面没有女人,这个乡村就更加颓废,实际上他已经超越了善恶的这种简单判断,还有他这种撕裂感超越了控诉和愤怒,他具有反思的一种建设性的鼓励,所以我还是比较欣赏这部作品的。[11:01]
  • [黄宾堂]:第二部我强烈推荐刘继明的《人境》,这个长篇刘继明花了很多年的时间,而且他这个研讨会原来是想在北京开,后来没有在北京开。[11:02]
  • [粱鸿鹰]:在艺术研究院开的。[11:02]
  • [黄宾堂]:他在武汉也开了一个。《人境》是一个应引起重视的作品,我觉得他主要有两点,一点他是反思历史的一种历史感,也就是说,他对80年代的这种重写革命历史的再反思,他把50年代到70年代的这些历史要重新叙述,变成新时期的精神资源,他把这种历史变成一种精神资源,他不是简单的在叙述这个历史。第二个我觉得他是反思现实的现实感,就是说他对我们改革开放整个的这种历史,他是一种现实,但是他对这种新的自由主义或者是新的发展主义的这种理念,其实是在进行一种提倡,就是说他重建了全球化的时代,中国从乡村到城市的这种社会福利,然后重新发觉整个改革时代的精神资源,梳理了改革时代精神史的脉络,所以我觉得他这个是很有想法的一部作品,而且应该引起重视。[11:04]
  • [黄宾堂]:第三个是格非的《望春风》,格非的写作确实非常重视个人经验,但是又超越个人的经验。《望春风》带有很浓重的个人历史印记,但是在历史的流变和人物命运的转变上,隐藏作家非常清醒的价值取舍,他的这种历史印记不是那种如实的进行,他是有一种非常清醒的价值取舍,这是一个。还有一个就是在生活的细节上又非常之逼真,有一种毛茸茸的场景我觉得整个作品他的那种精神有了一个依托,他的价值他的一些精神就有依托,不是虚空的,他处理的非常好。[11:06]
  • [黄宾堂]:第四个就是张忌的《出家》,这个是非常奇特的,而且可以让人耳目一新的一个作品,因为他实际上是写主人公的身份和轮回,这个结构小说很有意思,身份白天是打工者,晚上是一个大法师,白天为自己的生活奔忙,养家糊口,晚上就休息了,实际上他在生活困境当中寻求一种灵活的出口,当灵魂有了依托了以后,那我觉得他生活才有了精神的维度,他才能够心平气和的体悟生活的快乐,所以我觉得他这个东西让人有点耳目一新的感觉。[11:07]
  • [黄宾堂]:第五个我推荐赵兰振的《夜长梦多》,赵兰振从一开始写到写成,20年之久,他的每一个字句已经到了炼字的程度,一个字一个字的扣、改,然后他的修辞的诗性,焕发了绚丽的光彩,我觉得他这部作品我也是比较看重的。我就推荐这五部作品。[11:09]
  • [张英]:今年刚好是长篇小说大年,要是我自己来讲的话,《出家》是非常好的一个作品,再有一个是《北鸢》,他不在作品里面,我觉得是不错的,那我也就不说了。在老的作家里面,张悦然这个小说十年磨一剑,但是这个作品不太放松,这个当中所以我很纠结,因为从作品完成度来讲格非《望春风》是非常好的,另外一个是方方的《软埋》是不错的,这个作品再磨一磨,这个题材可以更好,因为这个作品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就是这个历史是很少涉足的关于新土地改革对人的命运影响,他目前是在作家的尺度里面直面现实直面写作到方方本身是一个不那么追求文学概念的人,但是这个作品相对而言如果他可以再使点劲,我觉得这个作品就真的可以经典化,但是这个作品就是结尾的那个部分有点问题,方方是非常好的作家,讲故事也非常的好。[11:10]
  • [张英]:贾平凹的作品我每一部都看,《极花》跟方方是一样的问题,贾平凹一直是跟着时代走,但是这个作品所谓引起的争议也好,在社会层面我觉得就像黄宾堂说的,作家不再是给一个结论,但是同时你作为一个专业读者你又希望他能够有一些关照,那这个作品当中贾平凹的作品也是我在想的,时间可能再放一放,甚至时间再长一点会更好。因为我跟他本人交流过这个问题,我也做过这个专访,我一直觉得是,贾平凹因为一年一部,因为他是现场的写作,他是因为老家看得见的困境,因为湖南、贵州,我是做过新闻记者的,见过比他更残酷的写作的,河南、安徽,整个政策里面山沟被荒废的地方有很多,甚至我们的一个记者同行来自于湖南山区。然后还有方方的《软埋》和《望春风》,包括《出家》再到吕新的《下弦月》,我觉得这些是不错的,吕新是一直写一个先锋的,一个是跟着自己一直往前走的那种人,当他回到少年现场,回到了自己的色彩,这个作品有了可读性,因此有了跟他原来写作的这种结合,所以说这个时候我是觉得这个作品我是愿意投一票的。[11:10]
  • [张英]:刘继明是我的朋友,他太想一个作品里面表达的东西太多了,就是思想这个东西要渗透,然后有很多东西要面对,而一个小说只不过是道具的话题,作为我专业的读者来看这个作品,他的研讨会腾讯是全部支持,到研讨会的专题都是我们做的,但是做一个小说来讲,我觉得为什么作家有时候就不够,把小说当成一个武器的时候,小说作为一个专业我觉得很难了,而且他这个作品原来的版本是快到60万到70万字,后来就不断从发表到出版有大量的删减,从完成的版本来讲我觉得有点遗憾,其实我是觉得应该往会退一退,不要急于表达,十年磨一剑。。张炜这个作品我觉得很好,他原来一直写大的作品,今天突然写了一个小的题材,非常短,非常的简单,而且不罗嗦,突然觉得眼睛一亮,我自己在想给年轻人一些机会。我最后选择的五部是《望春风》、《软埋》、《下弦月》、《出家》、《极花》。[11:10]
  • [贺绍俊]:我有一点支持这两个年轻的作家,张悦然和张忌,一个是80后、一个是70后,我要改一下我投票的选择。张忌的《出家》,因为开始我是看重张悦然的80后的身份,的确张忌是他长篇文学的色彩很浓的,而且他在长篇的领域不断被关注,张忌是70后里面还是很有特点的一个作家。[11:14]
  • [付秀莹(主持人)]:那我也说一下,因为我也是评委之一,大家讨论的非常充分了,我就简单说一下,贾平凹的《极花》是非常喜欢的,写乡村的,又是文学典范之作,他不做判断,那种混沌特别有力量,一下子就激发了我的内心,他说我是乡村的幽灵在城市里哀嚎,他自诉写的特别好,我觉得他写乡村是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的。[11:16]
  • [ 付秀莹(主持人)]:另外格非的《望春风》也是写乡村的,格非的这个其实有公子的那种气质,跟贾平凹比较起来,他有一种乡愁在里面,当然我个人感觉后半部分好像是散了一些。张炜的《独药师》不是特别好读的一部,但是他还是把革命跟养生甚至情爱这三种放在一起,很让人回味的。吕新的《下弦月》,气息特别的迷人,一看是特别白的话,但是里面的气息非常的好,他有一种画面感,好像意向派的绘画,特别有朦胧的感觉,就是艺术上不错,审美上更好。[11:17]
  • [付秀莹(主持人)]:另外赵兰振的《夜长梦多》,这个也是写乡村的,我可能对乡村的比较情有独钟,自己也写乡村,但是他的好处是在物质乡土之上崇尚一个精神的家园,他很多神圣的东西在里面,但是乡村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他有很多这样的东西,那种传说啊,民间的魂啊,这种东西我觉得在这个小说里面表现的特别的好。[11:19]
  • [付秀莹(主持人)]:另外张忌的这个《出家》我也是同意各位评委的看法,因为他是70后的作家,我觉得他是这一块做的非常出色的,他前半部分还是比较平淡,因为他十几万字,前半部分我觉得没有什么意外的东西,我觉得读了就这样,就不够出乎意料,但是后半部分一下子就打开了,而且有一个飞翔感,我觉得读完他这个书之后可以有一个巨大内心的宁静,一下子就静下来了,世界万物的东西一下子就释然了,这个是他《出家》的好处,前半部分还是有必要抓住一点。[11:20]
  • [付秀莹(主持人)]:另外刘继明这个《人境》我也同意刚才说的,好像他这个马车,小时候这驾马车不能装载这么多的东西,一下行驶起来很困难,他要装载思想和现实,我觉得这样可能会对这个小说造成很重的负担,我是这么考虑的。其他的我选《极花》、《望春风》、《独药师》、《下弦月》、《夜长梦多》,我就说这些。张悦然确实有一种努力在,但是必须精力所限,并不是有很多成熟的东西在,可以再从容一下,风度不太够,我就说这么多。下面请何建明主席总结一下。[11:20]
  • [何建明]:其实我一直在学习,我觉得大家说了以后很受教育和启发,刚才从雷老师一直到张老师,就是我们的定位非常的好,提了学术性客观性专业性,实际上还有一个实验性,高端性,付秀莹你要把这几个“性”都领会起来,也是我们平时写作的一个方向和标准,实际上内容有限制性,还有好看,这个是小说的基本,我在一边还在学习,这个对我创作非常的有启发。这个长篇小说的发展是我们文学的追求,大家写这个说的非常的准确。作为一个社长来说更多的关注是那一类的发行量特别大的,那老是在脑子里面刺激我们,但是作为中国作家协会还是比较高端的,追求的东西就不一样,所以说我们基本上就是在每年当中有二三十部好的当中再挑选最好的,这个就是我们长篇小说的目标,这个是一年当中比较好的作品,我曾经给一个题目,我说2018年开始是不是要搞一下创新,这个本身就是一个基本的刊物,时间也到了,接下来我们按照投票的方式来进行投票,每个人选择五部作品。[11:22]
  • [付秀莹(主持人)]:最后,经过各位评委投票,首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6)作品出炉,他们分别是:贾平凹《极花》、吕新《下弦月》、张炜《独药师》、格非《望春风》、赵兰振《夜长梦多》。恭喜这五位作家,也感谢所有嘉宾和评委![11:3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