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黑龙江作家网 > 作家书情 > 小说

王鸿达中篇小说集《乌拉嘎》


   《乌拉嘎》这部中篇小说集,共收入中篇小说《组织问题》、《站前民警》、《乌拉嘎》、《忧伤的月亮》、《最后被猎杀的熊》、《秃耳朵公鹿》、《马铃薯花》、《空白》、《春天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九部,从小兴安岭大森林里走出来的作家,把笔端从容深情地伸向了大山深处,伸向了他童年和少年时生活过的故乡,这也是作者小说创作的“原乡”。无论是早期创作的《组织问题》、《乌拉嘎》、《最后被猎杀的熊》,还是后期创作的《秃耳朵公鹿》、《空白》、《春天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都带着一股来自远山的山野气息。
  王鸿达的创作根植于滋养他的小兴安岭这方故土,红松植被下高寒地带让他的小说有了不一样的流向,他写熊、写野猪、写鹿、写猎人、写鄂伦春人和猎狗,都有了一种天然本能的生态意义指向。
  《乌拉嘎》中由于淘金人的涌入,将这块本来属于鄂伦春人与动物与森林相依为命的领地给“侵占”破坏殆尽,到头来连鹿也知道逃向黑龙江流域对岸森林了。人性的贪婪在毁灭着家园,动物的选择值得人类深思。《最后被猎杀的熊》里那头被冒犯的熊,是小镇猎人依存所在,熊消失了,猎人也“失业”了。当那个受到小镇人嘲笑的猎人张没鼻子扛起猎枪走进山里时,他得到的是一个男人的尊严。他的那群猎狗也格外受到镇上孩子们的敬畏。还有苔青小镇商店受到“贪污”嫌疑跑到山里楞场去干活的会计,随着熊被猎杀,他们都无奈地从山里走出来。不知没有熊迹的山林,还会不会叫人像先前那么怀念和向往?
《组织问题》是作者较早的一部中篇小说,写“我”的父亲和哥哥在那个年代里亲情关系的一种错位,“仕途为大”,一向像山里人一样耿直的父亲,在哥哥当了组织部长后,也变得唯唯诺诺起来,特别是为了解决自己的“组织问题”,不得不低下他从小在“我们”眼里威严的头……这种人性中的复杂情况常常叫我们哭笑不得。《春天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里讲述的是冰冻年代的往事,山里的春天来得晚,一个邻居家让“我”倾羡的女孩张曼卓,在一个政治敏感的夜晚,独自在自家院门前夜幕里跳起了“白毛女”,因此有了政治“污点”,导致参加刚刚恢复高考的失利,后来也因为“污点”导致上了大学的男朋友张伟与她分手,最后从自家的油毡纸房顶跳房自杀。那个冰冻的年代已解冻,在春风没有吹到的小兴岭山里,一个少女的命运如未化净雪的山峰上冰凌花一样凋谢了。人性在触底心灵的封冻中缓缓解冻,这是小说结尾男主人公张伟在喃喃忏悔中要告诉我们的。
  小说语言质朴浑厚,带有作者一贯的原汁原味不动声色叙述质感,于苍凉浑厚中透着一种温情和暖意。体现出作者内心的悲悯情怀,无论是对森林,对动物,对人,都表达着对生命广阔的敬畏和关怀,读来带有独特的北方粗犷地域特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