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黑龙江作家网 > 新闻动态 > 作协工作

“中国梦”主题文学创作活动采风汇报

黑龙江省戏剧工作室 朱可欣

 (在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2周年暨黑龙江省“中国梦”主题文艺创作采风活动座谈会上的发言)

5月15日,我有幸参加了省作协“中国梦”主题文学创作活动的黑龙江作家采风团,我们一行十四人,历时一周,奔赴我省黑河市、爱辉镇、孙吴县、逊克县、北安市采风。

5月是鲜花盛开的季节,龙江大地一片春光,这是最美好的时光,我们一路欢歌笑语,踏上了征程。

对我本人来说,这次出行有着特殊的意义,有着多个第一次。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省里组织的采风团,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孙吴、逊克和北安,这也是我第一次和省内的一些优秀的中青年作家、诗人近距离的接触、交流。所以,在旅程的开始,做为一名混进作家队伍的影视剧作者,我多少带着一些激动和忐忑,也有一些拘谨。但是我们的团长,省作协副主席王立民同志,以其爽朗的性格、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令人难以抗拒的个人魅力,很快就将全体团员凝结成一个有战斗力的集体,大家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15日晚我们抵达黑河,所有团员都忘记了旅途的疲劳,在夜色中游览了黑龙江江畔公园,欣赏了江边夜色,与在黑河的俄罗斯游客有了近距离的接触。

第二天一早,我们游览了王肃公园,缅怀了烈士的光辉事迹与英姿,参观了苏军烈士纪念碑,向这些牺牲在异国土地上的烈士表达了敬意。

参观完王肃公园,我们乘船游览了黑龙江界河,欣赏了对岸的江畔景色。对岸是俄罗斯阿穆尔州的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看着对岸的江景,我忍不住回想起当年参观布市博物馆时的情景。我看到两名哥萨克骑兵的照片,跨越百年,我与他们对视,我从他们的眼中竟然能看出一丝纯真与质朴,但更多的是无所顾忌的残忍。晚清末年,国力衰弱,外敌入侵,做为中国人,了解历史,警示未来,是我们的职责,我们必须把历史牢记。列宁的那句话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了,“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这句话,跨越时空,应该时刻在我们耳边回想。

下午我们参观了民族工业遗址——振边酒厂,以及锦河大峡谷。振边酒厂建筑的雄伟令我震惊,当年,这里该是怎样一番兴旺的景象,依稀间,似有一丝酒香在我的鼻端萦绕。不亲身接触这些遗迹,是无法产生这样的感受的。

同样让我震惊的是锦河大峡谷,我从没想到,在黑龙江会有这样壮观的自然景色。虽然大峡谷离我们很远,但我们还是在王主席的带领下,下到了峡谷的深处,亲身感受了锦河水的湍急,带着满身的春风和汗水,回到了宾馆。

当天晚上,我没有和大家一起晚餐,而是和当地的一位作者进行了交流。他是黑河日报社的主任记者刘东荣同志。他和黑河档案馆的盖玉玲同志以及接待我们的刘成同志都是做黑龙江流域研究的专家,刘东荣同志在掌握了大量史料的基础上,创作了电影剧本《最后一战》,写的就是苏军出兵东北,在黑河地区打的最后一场决定性的战役。我们关于电影创作的艺术特点和规律有了深入的交流,可以说,我们吃的是晚饭,但最后却变成了一场艺术和学术的晚宴。

从王肃公园、到振边酒厂,再到晚上和刘老师的聚会,我的感受是,龙江大地真是影视创作的一个富矿。比如王肃同志在黑河家喻户晓,而离开了黑河地区就知者寥寥了。这些先烈不应该被人忘记,我印象中与黑河有关的电影作品似乎只有电影频道出品的共和国名将系列的那部《洪学智黑河剿匪》,那么我是否可以利用我的优势,为王肃同志写点什么呢?而在其后的采风过程中,这个感受益发强烈,我省现有的这些丰富资源,我们自己的关注十分不够,我暗中期望,自己能做些什么。可能我的能力十分微薄,但我相信只要去做,就有意义!

17号一早,我们驱车来到爱辉镇。当抵达四道沟村的时候,黑龙江的壮美景色几乎把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了语言贫乏又拙劣的‘庸才’,只剩下了“哇!太漂亮了”“简直美得不像话”“不,简直美得像一幅画”!黑龙江的爱辉段,号称‘十里长江’,水平如镜,笔直如箭,天上朵朵白云,江中白云朵朵,自然风景大美、壮丽、从容而宁静。王主席吟下了我们本次采风的基调:“只有这样的天,才有这样的云;只有这样的云,才有这样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这样的我们!”美景如画,流连忘返,采风团的每个人都驻足良久,不忍离去,直到爱辉镇的接待同志把我们从黑龙江边拉开。

对于爱辉镇我有着特殊的感情。1998至1999年间,我在这里挂职锻炼了一年,任职副镇长。虽然时间不长,但对我却非常重要,这里的寂静让我学会了面对自己,和自己的内心交谈,让我理清了对自己人生走向的最重要的思路,所以爱辉在我成长历程上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我在爱辉一年的成绩实在是乏善可陈,只能用‘没帮多少忙,总算没添乱’来总结。中午,我和现任的镇领导进行了交流,15年过去了,爱辉的变化让我震惊,我非常认可镇领导文化立镇、旅游立镇的建设思路,我们都认为,如果能够以爱辉的历史文化为切入点,以影视剧的方式将爱辉推向全省、甚至是全国,应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思路,现任的镇领导对我说,如果15年前你对爱辉没做什么贡献,那么我们希望15年后你能够以自己的专业特长为宣传爱辉、介绍爱辉出力。此事责任重大,但我个人深觉责无旁贷。而文化事业与地方经济发展的结合,也成为我们在路上讨论的新的课题。

下午我们参观了知青馆和爱辉历史陈列馆,这些都是在我离开之后建成的,爱辉这些年取得的成绩令我赞叹不已。

18日,我们驱车来到了孙吴县,参观了胜山要塞遗址、侵华日军罪证陈列馆、慰安妇陈列馆。我和团里的陈春山老师都曾经参加过系列电影《虎头要塞》的前期策划工作,应该说,没有实地考察过真正的要塞,我们只凭想象和书面资料,是无法切身感受到当年的气氛的。触摸着真实的历史,看着那厚重的混凝土,冰冷的枪眼,我们真切地意识到,这段历史之沉重,永远不会过去!王立民主席用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说出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声:“以史为鉴,富国强兵!”

19日,我们到了逊克县,这里是一个安静的小城,盛产红玛瑙。我是第一次来逊克,也第一次见到了真正的鄂伦春。鄂伦春人,在文学作品中,在想象中,我以为他们是中国的“印第安人”,只是他们的今日要比印第安人幸福多了。鄂伦春一步跨千年的历史成就,令我们至今心旌摇荡。只是对于鄂伦春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已经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新的课题。而更让我激动的是,我在逊克发现了两位年轻的戏剧作者,马明泽与汤艳庭,他们以出色的编导演,曾多次获得过省内的群星奖小戏小品的一等奖,以及2007年的全国群星奖的金奖。目前,省内舞台剧创作的力量日渐薄弱,对新人才的发现,比出了多少作品更让人兴奋。我们漏夜交流,似乎还没聊多久,就发现天色渐明……

虽然擦着惺忪的睡眼,一路摇晃着到了北安,我想,此行最大的收获,应在北安。我们团里的所有人在北安喊出了“壮丽龙江、大美黑河、红色北安!”的豪言壮语。原来对北安,我的了解大概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安监狱和北安精神病院,来到这里,我才知道,这里竟然是最早的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的办公地,也是最早的黑龙江日报社的旧址,而尤其令我震惊的是,在参观庆华军工遗址博物馆时我才知道,我们最熟悉的五四式手枪、五六式冲锋枪等等很多中国名枪,都是产自这里!这让在上初中时,写作业还会把一把塑料的五四手枪模型别在腰上的我心跳过速,简直要心肌梗阻了。北安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是建国后黑龙江建设的一个缩影。前辈风范,令人心折。我想,做为我们这些后来人,我们有责任,将这段历史写下来,传下去。

采风的收获已经很丰富了,更大的收获在于和团友们的交流。这是我第一次和小说家、作家、诗人们近距离的接触,他们广博的学识、深厚的学养、出众的风采、优雅且幽默的谈吐,简直令我陶醉。我们中有善于在每地收集邮戳并发现美的小说家孙且老师,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妙语如珠、滔滔不绝的诗人桑克,出口成章、无语不成对、拿下八棱紫金锤的唐飚老师,从容不迫、温婉大度的白荔荔老师,还有陈力娇老师、梁帅老师和张建祺老师,我觉得我更大的收获是与他们结识,并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因为文友之间的交流是最重要的,有他们在,才会让我们知道,在寂寞的写作的道路上,我们其实并不孤独。

最后还要感谢我们的团长,豪爽幽默的书法大家王立民老师。在黑河市书协,王主席豪兴大发,泼墨挥毫,我立刻抓住机会,使出‘厚脸皮’神功,求得了王主席的一幅墨宝,我的团友们也纷纷跟进,书协里飘荡着朗朗笑声与淡淡墨香。这又是一个巨大的收获。感谢作协组联处的孙莉处长,她以极大的耐心,细致周到地关心着我们每一个团员。当然还有精灵一般的小财务崔苏琳,一路上为大家服务,走到哪里给哪里带去欢声笑语。还有辛苦的赵师傅,是他高超的车技保证了我们绝对的安全。

而省电视台的编导王静、摄像师小庞与我们一路同行,他们严谨认真的专业素养和极其敬业的工作态度,都给我们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采风结束了,但留下的感动是长久的,结下的友谊是永久的。感谢省委宣传部、省作协、省电视台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能让我们饱看壮丽山河,抒写豪情长歌。我们将以饱满的热情,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中去,争取以饱含深情、高质量的作品,来向各位领导、专家和前辈们汇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