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黑龙江作家网 > 作家书情 > 小说

一个都没跑

监狱迁到军马场附近,有人提出异议,说如果发生越狱,骑军马逃跑更方便,但没人相信会有越狱发生,因为监狱的设置都是铜墙铁壁。

监狱一共关押二百人,有走资派,现行反革命,地富反坏右,这些人各个都是反动脑袋,在方圆三十里无人地带,他们的脑袋成了铁桶,每天只能听到军马的嘶鸣。

监狱长雄略很威风,腰间别着手枪和警棍,看谁不顺眼就给一棍,像冰糖葫芦,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由此他得名雄警棍。雄警棍个子矮,也就一米五五,但人心眼多,世界上矮子心眼都多。多心眼的雄警棍最看不上一个人,就是邹大红。邹大红和他相反,个子奇高。雄警棍和他站在一起,顶多到他的胳膊窝,或许就是因为邹大红的个子高,雄警棍掐半拉眼珠看不上他。

邹大红原是对面军马场接生员,前年生产的军马都难产,生下的小马几乎全部死亡,军马场说是邹大红使坏,邹大红就被排挤出军马场,成了雄略的人。
所有监狱的人都被称为雄略的人,雄略很为这个自豪。

这天雄略喝多了酒,他巡视监房,看到了邹大红。邹大红此时正坐在草垫子上抠手盖儿,手盖里都是泥巴,他为监狱起了一天的粪坑。雄略隔着铁栅栏问邹大红,抠金子呢?邹大红看了雄略一眼,不抠了,站起身向雄略敬礼。

雄略问,有事求我?邹大红说,我想给你买酒。雄略说,别他妈诱惑我,知道我不抗诱惑?邹大红说,我真想给你买酒。雄略看四周无人,小声说,又想回军马场看小红吧?邹大红就不知声了。

小红是难产的马中唯一活下来的小马驹,她成了邹大红最放不下的牵挂。

现在小红已经三岁了,军马场那边有信儿传来,说小红快生了。邹大红知道小红平时娇宠,怕她经不住这关,这两天他就寝食难安了。

结果是雄略开恩,邹大红如愿。

第二天,邹大红以为监狱买菜为名,由狱警押送,去了军马场。军马场有菜地,监狱的菜多半都是从军马场进的。邹大红说给雄略买酒也不假,军马场有供应部,专门卖一些食杂和日用。

小红已出落得非常俊俏水灵,腰身舒展,毛质如缎,雪白的皮毛,像江水一样在阳光下荡漾。邹大红一见小红,扔了手里的布袋子奔了过去,搂住小红落下了眼泪。

小红也认出了他,咴咴叫着用嘴巴直亲邹大红的脸,他们俩含泪相望,互诉思念,耳鬓厮磨足足有半个时辰。

邹大红用剩下的十五分钟买了菜,买了酒,还给押他的狱警买了一包红灯烟,花光了这些年自己的积蓄,就准备上路了。

要走前,他向小红的方向望去,看见小红站在军马场的大门正望他。他就向小红挥挥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走了好远,他听到小红一声仰天的长啸,他知道她是在告诉他,她想念他。

回到监狱的邹大红,了结了心愿,人却比原来更沉闷。雄略看他这样,说,还他妈的得相思病了。

得相思病的不只邹大红,还有小红。小红从邹大红开始走那一刻就少吃少喝。她一直在琢磨寻找邹大红的办法,那天她看到了邹大红的身影一点点变小,最后如只小苍蝇飞进了远处那个院子,她就心里有谱了,她就明白,那是邹大红现在住的院子。

小红聪明,所有的马中,小红最聪明。再有十天半个月她就要生产了,她要趁生产之前找到邹大红。她要和邹大红一起扛过自己的难关。

这天凌晨三点,小红按计划咬断了拴着自己的绳子,然后上了一堆木垛,又从一堆木垛上到屋顶,又从屋顶跳到院外,直奔监狱的方向。

小红逃离军马场是因为军马场警械松懈,也是因为军马场没有监狱的设置,而监狱则没有她想像的那么简单,首先外围的高墙对她来说是一道难关,墙上的电网更是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小红在监狱外来回奔跑好几圈,最后她明白,想找到邹大红只有两招,一是叫,二是跳。第一招她很快就否决了,因为她一叫,军马场那头很快就会来人捉她,那她寻找邹大红的计划就泡汤了。

那么只有第二个办法可行,她得让自己在天亮之前,在军马场的人没出现之前找到邹大红。小红思量再三,观察了墙的高度,和铁门的高度,觉得有一处墙体的地基似乎比别处高些,有助于自己跳跃。

小红跳跃了,她让自己后退五百米,然后助跑,然后箭一样射向了高墙。

但是小红这次不太走运,在她眼看着要跨过高墙时,她的肚子抽筋般痛了一下,这让她很分神,也就是这一分神,她的后蹄碰到了电网,电网起火,接着她像面粉袋子,扑嗵砸在一排汽油筒上,监狱顿时火光冲天,爆炸声响成一片。

雄略听见响声慌忙从寝室跑出,看到监房已在大火中熊熊燃烧。小红全身是火,在监房上到处乱窜,他立即下达命令:所有狱警撤向院外!

狱警们撤后。狱门就从外面被反锁上了。

雄略清点人数,发现一个没少,可算松了口气。墙内大火正旺。(发表在《广西文学》2013年6期)
 

相关阅读